欢迎光临小铲车网站,本公司小铲车可靠性高,挖掘力大,驱动桥重载,高效省油安全可靠

小铲车

小铲车百人研发团队品质有保证

[小固执牛20叉车多少钱]固执牛

作者:安尼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8      浏览量:0
牛,不承认自己的固执,他指着驴嘲笑:嘿,

牛,不承认自己的固执,他指着驴嘲笑:嘿,你的固执驴!他不相信固执的字以牛为基础。

他被困在牛圈里,拼命撞到牛圈的混凝土墙上,他好奇为什么以前的木栅栏不见了。他每天竭尽全力冲突,想摆脱束缚,不想再受鼻子上挂着铁环的牵制。他想和外面的野牛一起,用牛蹄去他们说的宽阔的河流,用牛角剥去他们说的新鲜树皮,用尾巴把他们说的淘气的牛蝇赶走。他从未停止过。养牛人不会坐视他的挑衅,总是鞭打身体,伤痕累累。

同一圈的牛劝他放弃吧。即使你真的打开了,你也是牛。牛不听。

其实养牛的人总是放牛,牛也喜欢这个时候,他可以嘲笑那头顽驴,看到河对岸的牛群,这个时候他总是眼睛发亮。他教旁边的马如何跑得更快,鸟河对岸环境如何。

马傲慢,低头看着他,炫耀地告诉牛假消息,有一天你会长出我这么光滑的头发跑得更快。牛很沮丧。他还是愿意和鸟儿说话,他羡慕能飞的所有生物。鸟儿有时站在他的背上和头上,为他啄痒牛角,为他抓头发,牛感谢鸟儿。但是,鸟可能会不正当地拉动鸟类特有的排泄物。这是牛发脾气,说明天不让鸟站起来。他很生气,默默地走到浅水里把水流冲干净。第二天,他又高兴地去找鸟儿,问了几个问题。

牛想过河,但不敢。他试过,河太深了,他一直没能和对岸的奶牛说话。偶尔低地克里克斯,估计也听不见。他想问一下以前那群野牛是怎么过河的,可惜他们再也没回来过。

一天牛圈的门早就打开了,早上的光线很微。牛本来想早起,但是想把混凝土的墙壁排出两次,没想到门打开了。牛走着走出去。草原上还是白蒙蒙,他不确定对面的母牛是否和他一样早起。牛沿着河岸低着头走,他看到太阳出来,从地平线出来的太阳驱走了雾,照在空气中的水分子上,远处的草原特别漂亮。他认为,今天阳光明媚,所以他被判无期徒刑。

老牛也知道路,但牛不想回去——反正养牛的人没看见我。牛撒女孩狂奔,突然羡慕妈妈喜欢的马,可惜我的跑步姿势没有学好,也没有长那么漂亮的毛,还是长翅膀好——牛总是胡思乱想。

牛认为这可能是开始,我总能找到野牛群。牛不知道走了多久,他一定会遇到的,人类常说地球是圆的。是什么让他放弃了每天能看到母牛的乐趣去追寻野牛?他忘了沿着河岸走,野牛的方向与他垂直。

牛到了另一个地方,是雪域。他只知道那条河好像融化了雪,没想到雪国这么漂亮。牛虔诚地望着雪山上耀眼的白色,充满崇敬。牛似乎得到了圣光的指导,他的心,雪域,佛地,我要修戒定慧。

但牛为什么有佛性,他是牛鼻老道的坐骑。在这个雪域,牛不属于婆罗门,佛与他无关。他可能只能被视为工具或事物。牛突然后悔走那么远。他找到了这里的草场,草长在冰块里,吃起来很无味,一点也不肥。脚踩在地上很冷,空气也刺骨的寒冷。他不怀念阳光,稀薄的空气,让阳光直射在他的皮肤上,非常不舒服。他认为这是对他执着的惩罚。没有鸟想停在他的头上,他也没有机会和过路的马搭话,但秃鹰一直在他的头上旋转。

牛后来发现了牛群,这里的牛比他见过的野牛高,牛角大了一圈以上,毛也长了好几倍。牛拉着嘴角让自己发出友好的笑声,和他们打招呼,和以前在草原上一样玩。但是,他离得很远就停下来了。他看到前面黑压的一片,还是胆怯。他认为自己是替代品,不能融入其中的异端。牦牛的眼神让他害怕,就像刚才秃鹰看他的眼神一样。那是对肉的贪婪,是对食物的窥视,毛骨悚然。最可怕的原因是他不能理解牦牛的想法,最可怕的是没有交流。

牦牛也很奇怪为什么有个小家伙闯进来,看到这个小板子,估计不能持续多久。我想围着过去看,发现牛在后退。牦牛的气味混合在窒息的气氛中,牛颤抖后退,他害怕自己感到的不友好,即使牦牛围着嘘寒问暖。牛可能被自己吓了一跳,寒冷逼近大脑,恐吓搅乱了大脑。他还是退出了。

牛奔走,脚下有无数石头,他跑过寒冷而坚硬的冻土,在烈日下跑过冰冷的河流。牛怕高,牛怕水,缺氧可能给他带来幻觉幻觉,他在寒冷的地方奔走在广阔的草原上,没有生气,他找不到可以碰撞的混凝土墙壁,没有栅栏,没有河对岸,没有那头顽驴,无法控制的孤独聚集在冰原上流泪,没有分散冷静下来的牛想想,牦牛可能没那么可怕吗?还是回到原来的草原吧。

他回来后,养牛人不愿鞭打他,他向马炫耀我也跑得很快,他告诉鸟吃过冰草,见过黑牛,让鸟把故事传到河对岸,他像往常一样嘲笑那头顽驴,但同病同情的人很珍惜。牛感到骄傲。

牛还很固执,他不承认,他不强壮,他不能战胜孤独感,所以还很固执。不要在他面前说话。